产品导航   Products
> d88尊龙 >  新闻资讯
百余青少年网上暴力结社 制定严格等级制度(图)
时间:2019-09-21 18:18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“尊龙名社”标志、组织结构以及部分成员上传的照片(卢湾检察院提供)。制图 俞霞

  在审查一起青少年围殴事件中,卢湾检察院偶然发现了一个网络社团——“尊龙名社”,这是本市一名青少年利用网上论坛组建的一个社团。只要“堂主”发一个帖子,数十名手下就会带上家伙,迅速在某个地点聚集。为了网络世界里的“帮派利益”和所谓的“哥们”义气,可以喊打喊杀。这个社团内的100余名成员大多只有十六七岁,令人震惊。目前“尊龙名社”已被捣毁,而记者调查发现,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秩序十分混乱,“社团”“帮派”依旧横行,已成为青少年犯罪的一种新的形式,隐患重重。

  这一新动向暴露出有关部门对新兴青少年网络群体管理的缺位,提出了加强网络监管,防患于未然等新课题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清脆的下课铃响起后,刘俊豪理好了书包,打算回家吃饭。刚走出学校没多久,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走,我有事情对你说。”惊出一身冷汗的小刘侧头一看,只见对方有5个人,有几个有些脸熟,操着家伙,摆出一副不好惹的气势。“带阿拉去找你们学校的朱哲。”5个人用不容拒绝的口吻对刘俊豪命令道。刘俊豪大感来者不善,出于对同学的保护,小刘没有答应。很快,拳头落了下来,对方二话没说就把他揍了一顿。

  对刘俊豪的“教训”还没结束,带头者突然喊了起来:“快看,那不是魏舟么!那天,这个家伙也有份打我。”“攻击”的目标迅速转移,5个人冲上去对魏舟进行围殴,甚至动起了刀子,魏舟的背后被猛砍了数刀。

  今年1月7日发生在卢湾区某学校门外的这一幕,最终在魏舟身上留下永远不可抹去的伤痕。警方介入后,发现这些青少年中多人怀揣利器,是约好去“群挑”另一帮人的。而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一周前,带头者黄靖与魏舟的一次小摩擦。“去年12月31日,我去逛来福士,遇到了魏舟跟我以前的女朋友在打游戏,我心里不大爽,便上前说了几句蛮冲的话。没想到魏舟居然找了朱哲拉了20多个人对我一顿猛打,我被打得浑身淤青。”黄靖在检察机关这样供述。黄靖大感丢了面子,仇恨的种子就此埋下。身上挨打的酸痛还没散去,他就开始谋划报复。

  一个人力量单薄,既然魏舟拉一帮子“兄弟”,黄靖也想到了找“兄弟”肖亮帮忙。肖亮一听黄靖被打的遭遇,嚷嚷着,这口气不能咽下,一定要帮“兄弟”报仇。于是两人一起合谋了1月7日的围殴事件。

  “有个小子拿着一把筒刀,还有几个人带着西瓜刀。打起来,不死也得有几个挂彩的。”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拘留了黄靖、肖亮等5人中的4人(另一人在逃)。

  卢湾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(以下简称未检科)在审查中发现,5人中除了黄靖认识魏舟,曾与他有过过节外,其余4个人皆因虚拟网络世界里的“帮派利益”和所谓的“哥们”义气参与到这次围殴中。

  根据4人的供述,他们在网上共属于一个叫“尊龙名社”的社团,听命于“堂主”的调遣,而发起这场围殴的肖亮正是社团“徐汇分堂”的“堂主”。他们中只有个别人认识,其他人仅是网上聊聊天,从未见过面。仅仅是因为1月初,看到“堂主”发的“有场子要踢,帮他报仇出气,约好在某学校门外蹲点”的帖子,这5个人便放下手中的事情,带上家伙赶过来了。

  审查后,卢湾检察院决定改变公安机关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案件定性,今年2月18日,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黄靖、肖亮等4人。办案人员说:“1月7日的案件,已经不是一起简单的故意伤害案件,案中他们通过互联网联络人员、商量犯罪方法,既有聚众的行为,也有持械的行为,殴打的对象也非特定且是2名未成年人,反映了这些成员想打就打、公然挑战法律与社会公德的主观心理,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要件。”

  “尊龙名社”的名字就此在卢湾检察院挂上了号。为了及时打击团伙犯罪,保护青少年的合法权益。在摸清“尊龙名社”的基本情况后,卢湾检察院将此案向市检察院汇报,随即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,“尊龙名社”案专案组在卢湾检察院成立。

  “尊龙名社”这个名字带着浓重江湖味的“社团”究竟是何组织?在网络中搜索后,办案人员发现,“尊龙名社”在本地的学生圈中似乎略有名气,一些大型论坛里都有社团招人入会的帖子。之后在对黄靖的审查中,办案人员也有了重大的收获——“尊龙名社”的堂址。

  键入地址后,“尊龙名社,举世无双“八个红底大字跃入办案人员的眼中,网站中的文字带有明显的90后标记,均是晦涩难懂的“火星文”。

  擒贼先擒王,只有抓住“尊龙名社”的头目,才能捣毁这个社团。办案人员在顺藤摸瓜后,一个网名叫“乌鸦”的人进入他们的视线。“根据目前到案人员的供述,‘乌鸦’应该就是尊龙名社的总堂主。”但办案人员却遇上了一个难题——“乌鸦”只是区区一代号,目前到案的几个人和乌鸦仅仅是在网上聊聊天,一直互称网名,线下从未见过面。“乌鸦”真名叫啥?家住何方?这一切都是一连串的问号。

  在对一些旧案的调查中,办案人员终于发现重要线月宝山区发生一起抢劫案,目前几个涉案人员已经伏法。经查,这一案件与“尊龙名社”有关。

  4名学生在放学途中,忽然从后面冲上来6个小伙子,将4人挟至了淞南二村的小花园内。二线名学生一顿生活。挨了打的学生,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,乖乖地交出了3部手机和100元钱。“拗到分”的6人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。遭抢的学生立即报案。

  就在第二天同样的时间,还是在淞南地区,当6人中的3个准备再次上演同样的伎俩时,被路过的民警当场抓获。

  3人到案后先后供出,加上卖掉抢来的手机,这次抢劫总获利也不过400多元。他们全部交给了网名为“乌鸦”的王胜,而王胜正是“尊龙名社”的“总堂主”。从他建立“尊龙名社”到被铺入狱,只有3个多月,“尊龙名社”的许多帮规还来不及实施,他已经身陷囹圄。

  警方的介入,让“尊龙名社”的“举世无双”愿望落了空。除了“乌鸦”王胜,其他多名小头目也相继因涉嫌抢劫、寻衅滋事等被捕。经过检察院的侦查,其内部成员曾在市中心地区纠集数十人寻衅滋事,还在一些著名的公共场所抢劫。检察机关目前已查出“尊龙名社”成员在全市范围内涉案共8起,涉案人数达到12人。

  “尊龙名社”被捣毁了,该社团网页已经被专案组删除,相关链接分支社团信息也已经被屏蔽。

  卢湾检察院未检科科长赵从萍告诉记者,目前在网上拉帮结派的青少年主要分为两类:一类是现实生活中的失败者。他们或学习不好,或缺少家庭温暖,得不到周围人的尊重,甚至受人欺负。他们通过网络组织起来,获得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成功和满足感。另一类是由于无知而加入网上帮派的青少年,这是因为未成年人心理还不成熟,另外,社会对青少年缺乏正确的、经常性的良性教育引导,导致部分青少年心灵空虚,而误入歧途。

  “未成年人网络社团组织文化已成雏形,网上结社很可能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新动向。”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表示这种担忧。

  杨雄说,“尊龙名社”的出现,正显示出青少年问题中有三个态势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和警惕。

  第一,“90后”对网络依赖度极高。他们的“生活满意感”之一,就是可以从互联网上获得海量信息。青少年相互认可,互相抱团的心理需求从互联网中得到满足。

  第二,本地不良青少年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相互影响。部分教育环境不良的本地青少年和追求刺激、希望不劳而获的个别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正在互相影响、互相融合。

  第三、纠集方式虚实结合、社会危害性很大。这些不良少年从传统的小范围纠合,已经发展到网上一呼百应,实现了“网上吸纳扩展、网下深化联络,网上交流思想、网下共同行动”的虚实整合,使其行为效应被快速扩大。

  杨雄认为,在这种背景下,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都应该警惕这一危险信号,重视不良青少年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边缘化问题。在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上做好超前预防、临界预防和在预防工作,加强研究来沪青少年、在校问题学生等重点群体,通过社工联校等载体拓展青少年社工的服务对象。

  “尊龙名社总堂主”王胜及其手下没少看港台黑帮电影和武侠小说,“尊龙名社”有明显的模仿痕迹。染发、赤膊或着一身嘻哈服、有的叼一根香烟,有的提把西瓜刀,身上刺了左青龙右白虎的文身。摆出凶神恶煞般的POSE,可脸上却仍是稚气未脱。

  他们设立了自己的QQ群和网站,内部设“尊堂”、“龙堂”、“刑堂”三堂作为管理机构,下设徐汇分堂、五虎堂、8刀分堂、热血堂等七个分堂。有帮规戒律执行家法,比如“兄弟妻不可欺,不得太过放肆”、“堂内所有成员不得挑拨离间”、“堂内所有成员必须服从兄弟第一的原则”。有会费收缴维持运作,每个成员在社团里有各自的等级,所谓下级必须服从上级。从最低等的“布衣”,升到最高的“长老”级别,需要“过五关斩六将”,每月完成一定的业绩。

  众多社团成员口中的“长老”,头上究竟有什么光环,让他们趋之若鹜。“听说可以看场子。”在供述中,黄靖、肖亮这样说。

  “像电影里面给人看场子,在他们眼中居然是件很风光的事情,甚至成为他们人生的追求目标。”检察官惋惜地说。

  根据网站的记录,“尊龙名社”去年6月注册成立,短短半年内已有169名人,成员年龄不一,大多十六七岁,以在校学生为主,间或有20岁左右的社会闲散人员,他们共同的爱好就是上网。

  除了“江湖扬名”之外,“尊龙名社”的主要“业务”是抢夺同龄人钱物,收取保护费,也就是学生间常说的“拗分”行为。保护费没有具体数额。学生交了,保证一段时间不挨打,否则见一次打一次。

  除了抢抢同龄人,拗拗分,社员的还有一部分收入主要来自帮人打架出气。“虽然酬劳没有明码标价,但作为感谢费,事后也会多少给一点。”办案人员介绍说。

  不过,经济目的还不是“尊龙名社”和别人发生冲突的主要原因,他们强调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、有仇必报的江湖义气,常常为此临时起意,大动干戈。

  目前,“尊龙名社”的社团网页虽已被删除,但“尊龙名社”的联盟社团“战堂社”、“吴泾社”、“洪门社”等依然活跃在互联网上,会员总数不下两三百名。登录几个社团的贴吧,记者发现这些社团更像是一个闹着玩的聊天平台。但其中的一些涉及性、帮“兄弟”报仇、混江湖以及帮派之间辱骂挑衅的言语措辞又的确令记者担忧:在无人监控的情况下,这样的帮派社团是不是也会像“尊龙名社”一样从线上逐渐走到线下?

  警方一位内部人员向记者透露了监管这些网络社团的难处。“要是它有明显的涉恶行为,召集大家打啊,砸啊,在一块干坏事的,这能查。但仅就网络而言,没有付诸行动,很难收集证据。很可能是网络上很多人是出于玩的心态来弄这些社团帮派的。网络上可以随便说,难保他们口中一些打架、斗殴的信息,完全只是一个空壳。”

  而腾讯QQ客服部对“利用QQ群建立社团帮派”的解释是,如果有人投诉群存在违法行动,经过查证属实的话,是要关闭这个群的。

  实际上,申请到一个群号码只需要是太阳级用户(按照上网时间来计算),或者是腾讯的会员用户。在QQ上,只要不是涉及色情等非法语言,就不会被屏蔽。而“混”、“当老大”这样的语言是没有关系的。“这种话有可能是聊天开玩笑。”

  原来,进行网络举报是有一套程序的:先到当地的公安局报案,当地的公安局联系当地的网管局,由网管局再联系腾讯公司,然后由公安部门下发公章给腾讯,接到公章之后,腾讯则需要把内部的资料提供给警方,这样一来,警察就可以查询到犯罪嫌疑人的具体位置。而腾讯内部也有一个举报中心,只要网友添加“123110”为好友,将发现的不法信息情况发送给举报中心,腾讯公司的网络管理人员便会留意这个群。

  就贴吧的管理问题,记者咨询了百度的有关人士。据介绍,在百度贴吧中,无论是申请吧主还是发表帖子,均只需要拥有一个百度贴吧的ID即可。而贴吧的管理工作则是由吧主负责的,吧主有权封用户名或IP、查看被封的用户名或IP以及解封用户名或IP。而对他们的行为管理则完全靠自觉。不过百度也要求,用户在贴吧的言行不得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,不得在贴吧发布、传播或以其他方式传送含有危害国家安全、煽动民族仇恨等违法内容。

相关新闻